绡狐眼

小透明一枚

 

【涵生】潜规则6

好吧,拖了这么长时间的一章终于算是肝出来了。之前从来没写过这样接力的涵生同人,倒是戏写的蛮多,文风可能会很奇怪,文中夹杂着戏,各位将就着看吧。

#拉低联文文风颜值的一章     

#ooc是我的

#建议搭配Lazy Afternoon食用

码的不好下一棒的太太我对不起你。 @柒笙 

好了我要开始说瞎话了。

——————————————————————————————————————————————————————————————

病房内,陈俊生索性推开贺涵,听着唐晶将门小心关上,高跟鞋踩在医院冰冷灰白地板上发出当当响声愈来愈轻,两人知道唐晶已是走远。

陈俊生两只胳膊撑着床板想靠着病床上的枕头坐直,贺涵见状帮起身把枕头摆放好,一手托背一手托腰温柔小心将陈俊生靠在枕头上,顺便将一杯放在床头晾好的温水和药片放入对方手中。两个人皆是一怔,这样默契的配合好似五年前两人还在一起时其中一人生病时另一人无微不至的照料。多年分隔竟也没有磨没对对方习惯的熟悉和了解,仿佛两人从未分开过。

陈俊生喝了药,盯着手上马克杯上卡通橘猫图案内心苦笑,这下事情原委贺涵都知道了。这五年来没有联系贺涵不仅仅是因为怕贺涵自责,而是因为他发现自己不知道给该如何面对这个自己深爱着的人了。

人们总愿意用一切来消除悲伤。

但是悲伤并不能换来什么。

陈俊生敛去目光将流转的悲伤暗色藏匿于眼睑之下,恍然间发现之前唇角的弧度难以维持便唯有作罢。

这也正是自己选择一人来承受不再联系贺涵,也不让其他任何人知情的原因之一。

毕竟悲伤并不值钱。

但是自己的悲伤,也许可以换来贺涵的资金筹备,可以让贺涵放心大胆去做他一直想做的事。那么自己所承受的悲伤,便是合理合乎逻辑的。

病房里再次沉默下来,只能听得到输液袋子里的液体一滴一滴往下落的声音,陈俊生转过头轻声咳了几下想缓解这尴尬的气氛。“俊生…”贺涵突然开口,似是刚刚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般。陈俊生听到声音转头,刚想问什么事,目光便对上那认真严肃的双眼,这眼神曾经见过无数次,那种眼里只有自己其他一切仿佛都失去了光彩的眼神让他一次次失去了说话的意识,他有些愣了,期待又不安地看着贺涵。

“俊生,你听着,过去的五年你我错过了许多,从今天起我会在你身边补偿你。有两件事希望你可以答应我:第一,以后不论处于什么情况做选择之前都要跟我商量,不再做伤害自己也伤害我的事了;第二,原谅我,好吗?”

 其实很多人说了无数次的对不起,想要换来的,不对是对方的一句没关系。

最后两个字带着极大恳求之意,期待着对方可以同意自己的同时,又惧怕着这类事情的再次出现。陈俊生也听出来这两个字的语气和分量。骄傲如贺涵,如今在低声恳求着他无时无刻不放在心尖伤的人的原谅。

贺涵你可知我从来就没怪过你。由始至终应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啊。

“好,我答应你。”还有,是我对不起你。

贺涵再次紧紧抱住陈俊生,明明想要将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再也不分开,却担心怀里的人被自己勒疼,这种食物就在嘴里却不能下咽的感觉真是煎熬。贺涵微微松开陈俊生,在对方发上落下轻柔一吻。

“哦俊生,这一切并不代表我就不再对你当时就这样消失什么消息都没留给我不生气了,我非常生气,随时都可能爆发。”

“嗯,我知道我知道。”

“那我可以出院了吗?我没事儿了可以工作。” 陈俊生开口询问着。

“想都别想。继续躺着,直到我允许你才可以出院,明白了?”这不由分说的语气让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

“好吧,我还是什么都听你的。”就像以前一样,什么都没有变,可能唯一变的,就是自己对那个人的爱又多了许多。借用夏洛蒂勃朗特的一句话,谁说现在是冬天呢?当你在我身边时,我感到春暖花开,鸟唱蝉鸣。贺涵,我爱你。他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但他相信,贺涵是明白自己的。

再次看到两人这样轻松两人嬉笑打骂毫无顾忌的场景是过了多长时间呢?就像是时钟的指针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拨回了六年前,一切的一切都未曾发生。

 跟陈俊生交代了注意事项,留下了“明天我来陪你”后,贺涵便急匆匆赶回了公司,理由是事务需要处理。

————————————————————————————————————————————————————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一行白鹭上青天,两只老虎跑得快…”陈俊生想着平常佳清时常故意背串的古诗,直到听见病房门口传来熟悉的女声夹杂着戏谑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就这样说出来了。忙解释道:“之前…听佳清在家里念叨过,结果就这样记下了。” 唐晶了然看着他。

突然想起自己这趟来的“借口”,将手中提着饭盒放在陈俊生病床旁桌子上后,搀着陈俊生下床到餐桌前坐定“某人让我送来的,说晚上有个会赶过不来了。”唐晶突然折回并不仅是因为贺涵心血来潮做了晚饭而让她送过来,而是让唐晶看看陈俊生有没有起疑心。看着陈俊生并未怀疑,唐晶知道自己是时候去做正事儿了。丢下一句你先吃我回公司了的话便出了病房。走出医院外拨通了贺涵的电话:“放心,计划正常进行。“而此时在病房里的陈俊生打开饭盒看到里面的东西后,一碗熬得稠稠的小米粥,几盘清淡不油腻的炒菜和拌菜,便忘记了自己刚刚一直疑惑的:为何一个让贺涵抽不开身的会唐晶却不参加反倒是来医院给自己送饭,而是对贺涵的用心感动不已。

 

 与此同时,贺涵再次为自己拥有广阔人脉而感到庆幸。动用了警方力量,终于查出当年欺骗俊生的人。不过是一个小公司老板。以自己现在的地位势力加上唐晶的帮助,有八成几率将他拿下。

 “感随意动我的人。”窝于柔软的汽车座椅思量着,眼中流光暗变,低沉的话语从喉间溢出,“胆子倒是不小。”



评论(3)
热度(12)
 

© 绡狐眼 | Powered by LOFTER